南方网> 教育>教育头条

奥数适合学有余力又有兴趣的学生

2019-07-31 08:10 来源:南方日报

  日前,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结果公布,中国队与美国队并列团体冠军,6名中国队队员全部获得金牌。中国队时隔4年后再次夺得该赛事的团体冠军。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下称“华附”)高二学生胡苏麟是金牌获得者之一,他目前已经收到北京大学数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将于8月赴京继续深造。而在华附,仅2019届高三毕业生中就有近50人获各学科联赛省级一等奖,2人入选国家集训队,15人获清华北大保送或降至一本线录取。

  “奥赛升学”这条路适合哪些学生?“奥赛培训热”在“禁奥令”后是否会卷土重来?

  “牛娃”也非一帆风顺

  曾与国家队失之交臂

  胡苏麟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霸”。高大帅气的他是国旗班护旗手,还是短跑好手,曾获校运会4*400米项目冠军。他很爱玩,参加集训时喜欢和队友一起玩牌类游戏,在放松之余拉近彼此的距离。

  “谈到数学时他的眼里是发光的。”胡苏麟的高中班主任刘知南说,“很多人认为他有天赋,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他的勤勉,他每天都会花大量时间在数学题目的研究上。”

  “他是第一个我主动劝他不用交数学作业的学生。”胡苏麟的初中奥数教练刘燕萍说,胡苏麟不仅仅停留在解题上,还会对数学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并写成小习作。她回忆,在初三上学期,班上专门出了一期墙报,主题就是胡苏麟的数学小习作。“很多人可能觉得数学很枯燥,他却觉得好玩得很。”

  胡苏麟从小便对数字十分敏感。小时候参加画画兴趣班,其他小孩在画花草,他却按照自己脑中的规律,用数字把整张画纸都画满。

  “带他去公园,他画的图也是用数字的方式表达所见。我想这就是孔子说的‘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胡苏麟的父亲说,“胡苏麟不断学习钻研奥数的动力就是他对数学本身的兴趣。”

  进奥数国家队的难度很大。以2018年高中数学联赛为例,广东从大约1000名奥数尖子中选拔出22人组成省队参加中国数学奥林匹克(CMO),CMO的前60名可以进入国家集训队,进行为期近一个月的集训学习和选拔考试,历经两轮选拔,才能成为6名国家队成员之一。一般人口中的奥数“牛娃”多折戟于此。

  胡苏麟坦言:“一路走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面对这么多场考试,总会有发挥不好的时候,这时我会与教练、父母沟通,多亏同学的耐心开导,重新帮助我梳理信息,才能走到现在。”

  胡苏麟奥数之路上的艰辛远不止于此。他小学四年级接触奥数,初中就读于华附奥班,高一时在CMO中排名第61,与国家集训队失之交臂。所幸,他在高二卷土重来,随后进入奥数国家队。

  日前,结束高二学习的他已经被北京大学数学系录取,8月就将赴京深造。

  为升学加分学奥数

  可能浪费时间加重负担

  除了刚刚夺金的胡苏麟,华附2016级学生吴泓毅去年被中科大少年班提前录取,并于去年11月夺得第12届国际天文与天体物理奥林匹克竞赛金牌。2017年,华附学子任秋宇、何天成双双获得第58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

  而即便不能成为顶级选手,也有可能在奥赛中获益。今年,国内各知名高校的自主招生要求纷纷收紧,以中山大学自主招生为例,只有在高中阶段取得全国中学生五项学科竞赛(数学、物理、化学、信息学、生物)省级赛区一等奖的学生有资格报名,过去能作为“敲门砖”的论文、发明专利等全数失效。

  在这五项学科竞赛中,最受校外培训机构和家长青睐的是信息学。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物理、化学、生物都属于初中阶段课程,小学还不具备上课的基础;数学近年来被“冷处理”,竞赛班少了很多;剩下在小学阶段能开始上课的只有信息学。

  很多家长在孩子小学阶段就开始为升学忧心。信息学培训班、少儿编程班的起点较低,孩子可以跑在前面,成为家长们选择报读的重要原因。

  信息学还是一些家长心目中的“灵丹妙药”。周女士为三年级的儿子报读了少儿编程班。她说:“听说学编程能提高孩子的数学成绩,锻炼专注度。”至于以后是否让孩子参加信息学奥赛,周女士说“让他试试,顺其自然”。

  奥赛升学的路看上去很美,但每个孩子都适合往奥赛道路上走吗?像周女士一样抱着“试一试”态度的家长有很多,而奥赛教练们则有不同的看法。

  今年3月,第6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中国国家集训队到华附进行集训。中国数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数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及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主任陈敏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举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主要目的,是给学有余力、在数学上有兴趣的学生一个展示才华的平台,同时也以此选拔国家队队员。”

  广州市第二中学信息学首批学科带头人、信息学奥赛总教练林盛华认为,信息学人才要有良好的数学逻辑思维能力、自主学习能力和足够的自律。“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往信息学竞赛的路上走。”

  “许多孩子并不能做到学有余力,也没有数学等方面的天赋与兴趣,只为了升学加分而参加奥赛培训,在浪费时间和资源的同时,还加剧了家长的焦虑感。”教育专家分析称。

  中山纪念中学信息学奥赛领队宋新波认为,是否让孩子学习编程,应以孩子的兴趣和能力为主,不要盲目跟风。“学生的基础学科是否扎实对学习编程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数学,逻辑思维的好坏在信息学的学习中起到很大作用。”

  “全民奥数热”降温后

  奥数“冷”了编程“热”了

  叫停奥数竞赛、严禁奥数与招生挂钩……近年来,国家与地方不断出台“禁奥令”,为“全民奥数热”降温。

  记者走访了广州多家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相关负责人均表示,自去年起,机构根据相关规定进行了积极自查,没有举办数学竞赛,也没有开设针对数学竞赛的培训班。

  与奥数的冷相比,信息学奥赛培训和少儿编程越来越热,从传统的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到专注于成人职业教育的专业IT培训机构,纷纷开始布局少儿编程。

  今年3月,教育部印发《2019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提出推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有测算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已达40亿,用户规模约1500万。到2019年,其市场规模将达到百亿。

  以佛山某机构为例,其面向小学和初高中学生,其中小学课程主要是Scratch(图形化编程),中学课程包括Python(一种编程语言)基础、数据库基础、数据结构基础等。

  查看其“公开课”后,记者发现该机构的授课场所类似普通民居,主办者在房间里摆上电脑、桌椅、大电视等就可以开班授课。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需要电脑等硬件作为教学支撑,这些课程的价格一般高于以往的奥数课。上述机构采取小班授课的形式,8人起开班,暑期班价格为3696元,共32个课时,同时还有联赛练习班,主要面向10月举行的信息学全国联赛,价格为2100元。如果按年算,学习编程的年花费大约在一两万元之间。

  这些课程的标准也良莠不齐,其中有的机构使用信息学奥赛教程来授课,有的选用国外课程并自行翻译,有的则采用自编教材。

  “社会上的编程类课程越来越多,这是正常现象,但家长要理性看待。”中国计算机学会(CCF)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NOI)科学委员会主席王宏说,“一方面,孩子并不是一定要学编程,学了编程不代表能学好其他基础课程;另一方面,信息学奥林匹克是针对那些逻辑思维能力较强而且学有余力的孩子设置的,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向竞赛方向发展。”他说,社会上部分机构的信息学课程存在标准设置不规范、收费过高等问题,建议有关部门做好指引和管理。

编辑: 罗予岐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

博聚网